当前位置:主页 > 查看内容

中国梦我的梦读后感:韩信是待业青年?易中天悬念三国

发布时间:2019-01-25 04:56| 位朋友查看

简介:新华网福州3月12日专电(记者涂洪长)央视百家讲坛开播以来广受好评。近日,因在百家讲坛开讲三国和汉代风云人物而广收人气的厦门大学教授易中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百家讲坛的热播说明大众对传统文化的兴趣依然浓厚,但大众目前最需要的是文化传播者……

  新华网福州3月12日专电(记者涂洪长)央视“百家讲坛”开播以来广受好评。近日,因在“百家讲坛”开讲三国和汉代风云人物而广收人气的厦门大学教授易中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百家讲坛”的热播说明大众对传统文化的兴趣依然浓厚,但大众目前最需要的是文化传播者们的“通达”而不是“精专”。

  易中天说,现在各电视台的一些读书栏目经营惨淡,甚至有关门之虞,而央视的“百家讲坛”却异常火暴,而且观众大多以年轻人为主。这说明传统文化的生命力和吸引力并没有衰退,青年们只是对古板老套的文化教育方式不满意,这对大学教育也有可鉴之处。

  本是中文系教授,却转而说史,易中天对此解释说,中国古代学术研究的传统是文史哲不分家,现代学术也主张跨学科、跨领域的研究,因此没有必要画地为牢。只不过,这样做很难,弄不好也会“两头不讨好”。易中天自我评价说,自己的学术不是顶尖那类,属于杂家,但正所谓多通则松。松归松,好在能通,通而融、而汇,对一个知识传播与学术的引导者来说,“通达”也许比“精专”更重要。(完)

  “韩信是待业青年”、“诺,相当于现在的OK”、“朝廷派人去查吴王,也没有发现什么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嘛”、“你小子浑蛋!我和你哥是哥们儿,你居然在皇帝面前说我坏话”……听过这样的历史课吗?

  厦门大学教授易中天用这种“非专业”的手法将西汉前期那段风云变幻的大历史从容地表达出来,塑造出了刘邦、韩信、晁错等鲜活的人物形象。许多观众正是受他的吸引重新引发阅读历史、钻研历史的兴趣。

  易中天主讲的“汉代风云人物”成为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中的一档超人气节目,“汉代风云人物”的讲稿结集《易中天品读汉代风云人物》已经面市。

  您在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所做系列讲座《汉代风云人物》获得那么热烈的反响,对此您事先有预料吗?对您生活及工作最大的影响是什么?

  易中天(以下简称易):讲座的热播的确是出乎我的意料的,我只是在央视讲了十几讲,时间也是比较短的。目前还没对我的工作和生活有太大的影响。

  百度贴吧里有个“易中天吧”,您的拥趸者们自称“意粉”(易粉)、“”(易迷),称您是“超级教授”。能得到这么多读者的拥戴,您感觉如何?您经常上去看帖子吗,是亲自回帖吗?易:这些“意粉”大多应该是观众吧,能被这么多人接受,心里自然是很欣慰的,感谢大家的厚爱。我隔三岔五也会到“易中天吧”上去看看,也确实自己回过帖。但有件事我是要说明一下的,我在成都的时候因为回帖暴露了我的IP地址,电脑遭到了黑客攻击,毁掉我正在写的文稿,从此之后我就只看帖不再回帖了。

  《汉代风云人物》的人物出场次序的安排有什么说法吗?为什么是从晁错开讲?单是因为当时正在热播的电视剧《汉武大帝》这样比较好切入吗?

  易:讲座中人物的出场次序是没有特意去安排的,因为“汉代风云人物”不是一个事先通盘策划的节目,至于从哪说起完全是偶然的,当然,也和当时正在热播的《汉武大帝》有一定的关系。

  有人认为您应该第一个先讲讲司马迁,觉得他才是您讲史的源头,您怎么看?那么,现在的历史学家您最欣赏的是哪一位呢?

  易:我曾在陕西电视台《风追司马》现场直播时讲过,“我们可以没有汉武帝,但不能没有司马迁”。但是司马迁又不是合适《百家讲坛》来讲述的人物。因为这档节目面对的是广大的电视观众,挑选人物的时候就要偏重于戏剧性,而不是从一个人物的学术分量和历史分量的角度来判断的。杨洁导演曾拍过电视剧《司马迁》,但收视率却不理想,所以说一个人物重要不一定是演出来讲出来好看。

  我最欣赏的当然是黄仁宇了,他的《万历十五年》我认为是极其杰出的作品,在历史解读和写作的境界上我都是非常认同的。

  汉代这一时期,正如您一再强调,对中国人影响巨远,那时候无论从帝国整体还是个人心气都是开阔的。您对电视屏幕在一段时间里充满清宫戏怎么看?

  易:我认为汉代是我们民族的一个上升阶段。汉代是我们民族的成年期,在经历了春秋走向成熟的阶段。这个时期,一方面有青少年的青春活力;另一方面又开始走向成熟。这个成熟主要表现在形成了宇宙观,在先秦是不怎么谈自然、天的问题,汉代提出了“天人合一”观念,汉代在哲学上思考宇宙人生;文学艺术上也有很多探索;政治上建立一个“大一统”的帝国制度,为后世的政治奠定一个基础。

  我用八个字来总结汉代和清代的特点:汉代恢弘,清代成熟。因为清代是离我们最近的一个历史朝代,老百姓会比较熟悉,而汉代就比较遥远了,我想这是电视屏幕清宫戏比较多的一个原因。

  有评价说,您完全打破了沉重说史的沉闷局面,为历史知识的普及开拓了一条道路。我们发现,“意粉”有七成是13岁到29岁的年轻人。

  易:过去的很多历史著作实在太艰深了,一般的观众和读者很难接受。历史学家担负学术的责任,他负责的对象是学术界。但是我认为应该有一些人来向大众负责,但这种负责又不是用“普及”能来概括的。我从来不使用“普及”这个词,“普及”是只要把理论变得通俗易懂就行了,而事实上绝非这么简单。我用的是“品读”,我以前出版过《品读中国》,刚出的这本叫《易中天品读汉代风云人物》,“品读”是要去品味、去阅读,能找到里面能给现代人以启迪的东西,这才是最重要的。

  您幽默机智、神情并茂、通俗浅显的说史方式符合了大多数人的胃口,您认为这是否代表历史解读的潮流和方向?

  易:我怎么能代表潮流和方向呢(笑)?这还是要大家来评判、历史来评判。其实我更关注是别人的批评,就算是偏激、挑剔也是很好的,至少提醒我哪些地方需要改进。

  在您的这本《易中天品读汉代风云人物》介绍了韩信、项羽等人物,因为他们英雄壮举、因为他们悲剧收场,他们在历史上、在后人心目中成为理想人物。可以说,他们在政治上的失败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应该如何去“品读”历史人物呢?什么样的人生才算做成功呢?

  易:这些人物失败都是因为他们人格上的缺陷。比如说韩信,他的重要问题就是“不彻底”,朋友没有维系到,也没有太大的敌人,他对刘邦有忠诚的一面,却没有忠诚到底,这与他人格的缺陷有关。

  项羽是“匹夫之勇”,也是一大缺陷。但他是一个本色英雄,后世得到很多的同情。我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要告诉大家项羽不仅是有值得同情、值得喜欢的一面,他还是有缺陷的。

  成功要看从哪个角度说,传统上评判人物有一个不好的习惯———成者王败者寇。当然历史上也有一部分人同情弱者同情失败者,比如对项羽和刘邦这两个人的评价上,就走向另一个极端,就因为项羽是失败者就偏要去同情他,变成了“成者寇败者王”,这也是不对的。其实有各种意义上成功,事业、做人、做事的成功,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据说您的一位学生曾经戏言,要做您的学生首要的条件是“帅”;那么,您一般收学生最看重的是什么呢?听说您连续两年没有招收学生,盛传您将离开厦大去复旦?

  易:我招收学生很严格,规矩是考试之前不见考生,完全是试卷说话。我们设计的试卷足可以达到考察目的,总结起来就是四个能力:发现问题、提出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连续两年没有招收学生是因为要退休,退休了怎么可能还能去复旦大学呢?

  我们知道,易老师的涉猎相当的广泛,您本来是学古典文学的,后来转到美学、文化学、历史学,写了许多不能完全称之为“学术”的作品,受到了读者的喜爱。再到央视“百家讲坛”讲演《汉代人物风云》,成为人气最旺的主讲人。您在不同领域中积累的知识,您觉得自己最有成就或是最有心得的是哪一方面?

  易:我学术上真正的代表作、最有心得的是《艺术人类学》,书中提出关于艺术和审美、起源和本质的学说,我称之为“确证说”。

  《汉代人物风云》讲座的成功,让我体会到电视和学者的关系,我以前说过,学者和电视台的对接,做好了是“双赢”,学术扩大了传播范围,电视提高了文化品位;做坏了就是“双输”,学术失去了自身品质,电视失去了广大观众。

  有人说你是“余秋雨式的人物”,一方面在学校执教;另一方面频繁参加社会活动。您喜欢作为文化明星的角色吗?

  易:别人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我在凤凰卫视《世纪大讲堂》上,也有观众问过类似的问题。我认为,人生只有两种选择: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另一种是走别人的路那就只好让自己去说。而我只不过是不愿意让自己说而已,那就只好让别人去说,那就不是可选择的了。教书或者是参加社会活动,我不存在更喜欢哪个,没有太大的可比性,都是很有意义的事。

  易:是的,我和中央电视台合作,计划做一年的三国,但一年只是个初步的计划。

  “三国”第一讲是正月十五正式播出,然后每周六、周日播。“三国”其实是比较难讲的,以前的那种已经有过的方式都不实用了,跟讲《汉代风云人物》不一样,不能一个人一个人地讲。这段关系错综复杂,而且我们是想把这段历史整个讲一遍,会涉及到很多人、事。

  第一集是个开场白叫《大江东去》,是个总的帽子,主要谈历史的三种面目和我们的三种意见,也就是提出了一个观点:任何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都有三种面目,历史上的本来面目、称之为历史形象;小说、戏剧和文学艺术中的面目,称之为文学形象;民间信仰、民众风俗和一般人心目中的面目,称之为民间形象。看待历史三种态度:站在古人的立场上看历史,叫历史意见;站在现今人的立场上去看历史,叫时代意见;站在个人的立场上去看历史,叫个人意见。

  这段历史大家都比较熟悉,主要是因为《三国演义》在民间的影响远远超过《三国志》,一般读者和观众心目中的“三国”是三国演义的“三国”,是三国的文学形象,而我重点要讲的是历史形象。接下来讲的就是曹操,不过是以曹操为线索来讲三国,贯彻我的讲史的方式“以故事说人物,以人物说历史,以历史说文化,以文化说人性。”由一个人物牵头带出事件,然后又通过事件牵头带出其他的人物,比如说到曹操,讲到关东联军,说关东联军必然说到袁绍……我是把人和事混编在一起,很难说哪些是讲人哪些是讲事,“三国”讲座做成电视连续剧的结构,每一集最后都会有一个悬念。

  您认为三国人物和汉初人物相比,哪个更有魅力?那么,您最喜欢的是那个朝代?

  易:我对历史人物和朝代没有特别偏爱的,我认为学者不能有偏见,一定要用客观的态度去面对历史。(北京晚报/2月28日)

推荐图文

  • 周排行
  • 月排行
  • 总排行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