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查看内容

史学者呼吁创立“南京学”是时候了!

发布时间:2019-01-11 02:16| 位朋友查看

简介:长期以来,虽然有关南京历史文化的各类作品层出不穷,但是,学界对于南京优秀传统文化尚缺乏全面、系统的了解和认识。有鉴于此,南京大学史学博士、南京城市文化研究会会长、南京出版社社长卢海鸣提出,应当以家国情怀和世界眼光为基点,创立一门独立的南京……

  长期以来,虽然有关南京历史文化的各类作品层出不穷,但是,学界对于南京优秀传统文化尚缺乏全面、系统的了解和认识。有鉴于此,南京大学史学博士、南京城市文化研究会会长、南京出版社社长卢海鸣提出,应当以家国情怀和世界眼光为基点,创立一门独立的“南京学”,聚合各界力量,整合学术资源,全面、系统、深入地整理研究金陵文脉,既是传承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可为南京文化建设大发展、大繁荣奠定坚实的基础。

  “南京学”创立有什么意义“南京学”要解决三大核心问题创立“南京学”有四大良好基础“南京学”研究要从三个维度突破

  近年来,在我国历史文化名城中,为统合各方面力量有计划地开展城市文化的研究,加大城市文化的研究力度,扩大城市文化的研究广度,提升城市文化的研究高度,更好地挖掘、传承、弘扬、发挥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以一座城市为研究对象的综合性学科纷纷成立。

  就我国四大古都而言,西安、洛阳和北京已经创立或正在创立城市学,为我们创立“南京学”提供了宝贵的借鉴。

  早在2005年,西安就有了“长安学”。时任陕西省文史研究馆党组书记、馆长李炳武先生发表《积极开展长安学研究》一文,提出建立长安学派,并陆续编辑《长安学论丛》。“长安学”是以历史为起点,依托于周秦汉隋唐文明,对以古代长安为中心的陕西历史文化进行全面研究的一门综合性学科。它综合了哲学、历史、考古、文学、艺术、民族、宗教、地理、科学技术、文献研究等多个方面和多个层次。2013年3月29日陕西师范大学成立国际长安学研究院。

  2010年11月,来自中国和日本的近20位学者,在日本东京明治大学召开的“洛阳学国际研讨会”上,共同催生“洛阳学”。作为一门新兴学科,“洛阳学”虽然尚无明确的概念界定和理论体系,但是它倡导联合不同领域的专家学者以广阔的视野来关注和研究洛阳,为我们诠释历史提供了新的思路。

  北京也正在酝酿创立“幽州学”。这一概念最早由日本明治大学气贺泽保规教授提出。2015年、2016年在清华大学先后召开了第一、第二届“幽州学学术研讨会”。2018年1月20日,由中央民族大学历史文化学院主办、民族博物馆协办的“出土文献、传世文本与理论思考第三届幽州学学术研讨会”在北京举行。来自中日双方高校与科研院所的30余位学者共聚一堂,对“幽州学”的过去、现状与未来这一议题进行了深入的对话与交流,标志着“幽州学”的概念开始逐步形成。

  作为一门独立的学科,“南京学”创立的意义在于对相关学科进行专门化、科学化、系统化的研究,进而创立以生产新知识、培养知识创造者为宗旨的永久性制度结构。

  在信息化、全球化的时代,创立“南京学”,对南京文化进行系统的、可持续的研究,不仅符合继承弘扬南京优秀传统文化的现实要求,而且是南京这座历史文化名城在新时代发展的需要。因此,创立“南京学”既有现实的迫切性,又是时代发展的必然结果。

  “南京学”是以1949年之前的南京为中心,研究其自然、社会和人文的一门综合性学科。它涉及地理、哲学、历史、考古、政治、文学、艺术、民族、宗教、民俗、科技、语言、建筑和文献等多个领域,旨在推动以南京文化为重要组成部分的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挖掘、整理、传承、弘扬和发展,提升南京的文化软实力和国家影响力。“南京学”的构成,包括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三大要素。

  自然科学方面,它所要解决的核心问题是人与自然的关系,即南京为什么会成为南京?它要着重研究的是南京的生态环境,如地理、地质、气候、动植物等自然因素的基本情况,及其对南京成为中国“四大古都”和江南第一古都所产生的影响。

  社会科学方面,它所要解决的核心问题是人与社会的关系,即南京为什么会成为今日之南京?它要着重研究的是南京的历史文化,如哲学、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发展状况和规律,及其对各历史时期南京城市兴衰所产生的影响。

  人文科学方面,它所要解决的核心问题是人与自我的关系,即南京如何成为今日之南京?它要着重研究南京的人文活动,如方言、民居、信仰、风俗、艺术、建筑的面貌与特点等,及其对南京城市审美理念所产生的影响。

  应该说,从公元前472年南京建城史发端,“南京学”就已经开始萌芽。时至今日,它作为一门独立的学科条件已经成熟。具体说来,今天我们创立“南京学”,具有以下几个良好基础。

  南京占据了长江下游的特殊地理位置,有连绵的青山,有逶迤的秀水,有蜿蜒的古城,也有丰茂的林木,可谓“山水城林”四者兼备,水乳交融,特色鲜明的景观充满了经久不息的魅力,令人称道,让人眷恋。

  如果说,“山水城林”融为一体的自然景观使南京拥有了无限魅力的话,那么,深厚的文化底蕴则铸就了南京这座古都的不朽灵魂。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南京积淀了丰富的文化宝藏,既包括六朝陵墓石刻、南唐二陵、明孝陵、明城墙、明龙江宝船厂遗址、中山陵等物质文化遗产,也包括书法绘画、诗词歌赋、戏剧小说以及南京云锦织造工艺、金陵刻经技艺等非物质文化遗产。

  正如当代学者余秋雨《文化苦旅五城记》所写:“别的故都,把历史浓缩到宫殿;而南京,把历史溶解于自然。心中珍藏的千古名诗中,有不少与南京有关,其中尤以刘禹锡的《石头城》为最:山围故国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淮水东边旧时月,夜深还过女墙来。1000多年前的诗人已把怀古的幽思开拓到如此气派,再加上1000年,南京城实在是气可吞天。”

  南京不仅给中国和世界带来了郭璞的游仙诗,谢灵运、谢朓的山水诗,鲍照的乐府诗、边塞诗,庾信的宫体诗,南唐中主李璟、后主李煜和大臣冯延巳等人创作的传诵千古的诗词,以及《女史箴图》《洛神赋图》《职贡图》《韩熙载夜宴图》《重屏会棋图》《江行初雪图》《南都繁会景物图卷》等名画,还诞生了《世说新语》《文心雕龙》《昭明文选》《玉台新咏》《诗品》《桃花扇》《儒林外史》《红楼梦》和《本草纲目》《永乐大典》《资政新篇》《全宋词》等传世名作。

  南京之所以能够在整个中华文化中独具魅力,成为中华优秀文化中的一个组成部分,除了地域文化本身浓厚的底蕴和特有的风采以外,另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在这一地区孕育产生过在历史上享有突出声望、做出过突出贡献、令后人无限钦仰的杰出人物。清代文人余怀《板桥杂记》中赞美南京:“衣冠文物,胜于江南;文采风流,甲于海内。”

  自公元229年吴大帝孙权建都南京,开创南京的建都史,从南京城走出一批又一批大师巨擘。文学方面,有谢灵运、谢朓、刘勰、萧统、钟嵘、刘禹锡、李煜、孔尚任、吴敬梓、曹雪芹、姚鼐、袁枚等;艺术方面,有皇象、王羲之、王献之、顾恺之、陆探微、张僧繇、戴逵、萧绎、顾闳中、王齐翰、董源、卫贤、居然、髡残、龚贤等;史学方面,有裴松之、范晔、沈约、萧子显、许嵩、周应合、陈作霖、卢前等;宗教方面,有法显、僧祐、云光、法融、杨仁山、欧阳竟无等;科技方面,有葛洪、陶弘景、何承天、祖冲之、吕彦直、吴有训、熊庆来、竺可桢、李四光等。仅南京城南秦淮河畔的江南贡院,作为中国古代规模最大的科举考场,有清一代112科(名)状元中,经江南贡院乡试中举后,再到北京参加殿试考中状元者共61名,占一半以上;从江南贡院走出的名人有徐光启、唐伯虎、郑板桥、吴敬梓、袁枚、方苞、邓廷桢、张謇、陈独秀等。千百年来,无数帝王将相、仁人志士、文人墨客、名媛烈女都与南京结下了不解之缘,南京或是他们生前活跃的舞台,或是他们死后的归宿地。

  当代的南京,更是大家辈出。文学方面,胡小石、唐圭璋、程千帆、陈中凡、卞孝萱、陈美林;史学方面,高兴祖、茅家琦、蒋赞初;考古方面,曾昭燏、朱偰、尹焕章、梁白泉;艺术方面,傅抱石、徐悲鸿、萧娴、林散之;科技方面,杨廷宝、刘敦桢、童寯、魏荣爵、戴安邦、冯端、潘谷西;哲学方面,胡福明,等等。

  南京是中国四大科教中心之一,拥有南京大学、东南大学、南京师范大学、南京理工大学、南京农业大学、南京晓庄学院等诸多高校。此外,有关南京历史文化研究的学术团体门类齐全,综合性的有南京城市文化研究会、南京古都学会、南京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会、南京历史学会、南京文化研究所等;断代史方面的包括江苏省六朝文化研究会、江苏省中国近现代史研究会、南京六朝文化研究会、南唐文化研究院、南京明文化研究会、南京太平天国史研究会、南京民国史研究会等;专门性的有南京市考古研究所、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史研究会、南京文化遗产保护与利用研究会、南京钟山文化研究会、南京大学南京历史文化研究中心、南京社科院历史所等。这些高校和学术团体,汇集了一批科研水平高、学术梯队合理的研究力量,许多研究工作处于学界领先地位。

  自民国以来,以南京历史文化为研究对象的研究队伍在逐渐扩大,研究成果也不断涌现。

  民国时期为研究起步阶段,主要成果有柳诒徵《南朝太学考》,朱偰《金陵古迹图考》《金陵古迹名胜影集》《建康兰陵六朝陵墓图考》,葛定华《金陵明故宫考》,中国科学社《科学的南京》等。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至改革开放前(19491978),受到政治的影响,这一时期有关南京的学术研究成果寥寥可数,比较有代表性的有吴晗《朱元璋传》、蒋赞初《南京史线年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进入21世纪后,有关南京的学术研究呈现井喷的态势,出版的研究成果可粗分为以下四大类。一是文献古籍类。如《金陵全书》、“南京稀见文献丛刊”等;二是辞典图录类。如《南京词典》《南京大百科全书》《南京大屠杀辞典》《中国南京云锦》《南京百年风云》《南京历代风华》《南京当代风采》等;三是学术研究类。如《南京通史》《南京通志》《南京园林志》《南京水利志》《南京明清建筑》《南京民国建筑》《南京历代运河》,以及“六朝文化丛书”“十朝故都文化丛书”“南京大屠杀史研究与文献系列丛书”等;四是大众普及类,如“可爱的南京丛书”“文化南京丛书”“我爱南京丛书”“品读南京丛书”“南京地标丛书”“魅力南京:山水城林”以及《南京的水》等。

  可以说,最近40年,尤其是2000年以来,“南京学”的独特内涵、意义和价值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挖掘、整理和彰显,只是,“南京学”学科体系的建构仍相对滞后。

  开展“南京学”的研究,必须以历史为轴线,从地理、政治和文化三个维度加以着手,方能取得新的突破,进而推动南京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和弘扬。

  从地理维度来说,历史上的南京,地域范围变化极大。范围最大的时期是汉末至唐朝,南京作为扬州刺史治所,管辖范围包括江苏、安徽、江西、浙江、上海和福建省。其次是明朝,南京作为大一统王朝的都城,统辖应天、凤阳、淮安、扬州、苏州、松江、常州、镇江、庐州、安庆、太平、宁国、池州、徽州14府,以及徐州、滁州、和州、广德4直隶州,属下有17州、97县。范围最小的时候是楚、秦时期,以及西汉、西晋、唐代的某一时段,南京曾经只是一个县级行政机构所在地。

  鉴于此,开展“南京学”的研究,必须要明确空间范围。俗话说,离地无人,离人无史。具体而言,“南京学”的研究就是以南京主城区为核心,以南京市辖区为重点,兼顾历史时期的南京辖境和今天的江南地域,这样才能全面、准确地揭示南京文化的内涵与本质。

  从政治维度来说,南京作为都城,政治在其发展过程中始终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在南京2500年的建城史中,孙吴、东晋、刘宋、萧齐、梁、陈、南唐、明、太平天国、中华民国相继在南京定都。其中明朝和民国是定都南京的统一王朝,其余8个王朝皆为地区性的政权。南京在建都的450年左右时间里,因其“金陵帝王州”的至高无上地位,往往是中华文明的中心。如六朝、南唐尽管是定都南京的地区性政权,在历史的大动荡时期,义无反顾地承载起传薪播火、救亡图存的角色。六朝的文学、艺术、史学、科技超迈前人;南唐的诗词书画独步天下。而明朝、民国作为定都南京的统一王朝,则义不容辞地承载起积累文化、传播文化、创造文化的重任。明朝的文学、艺术、史学、宗教、科学技术等均达到了封建社会的顶峰;民国的文学艺术、思想教育、城市规划、科学技术等更多地展现了兼容并蓄、转型创新的特质。

  然而,南京不仅仅是作为都城而存在,在非建都的2000多年里,南京因其“江南佳丽地”的独特江山形胜,或为王侯封国,或为帝国陪都,或为龙兴之地,或为封疆大吏的治所,如秦汉的秣陵县、北宋的江宁府、南宋的建康府、元代的集庆路、清代的江宁府等,南宋张耒《怀金陵》中的“芰荷声里孤舟雨,卧入江南第一州”,可谓是对南京“非都”时期地位的真实写照。南京在“非都”时期,作为江南地区政治、经济、军事、文化重镇,在历史的紧要关头,每每首当其冲,忍辱负重,挺身而出。

  从政治维度考察南京,我们可以发现,自古至今,南京与中国的命运紧密相连。纵观中国历史,南京以其所处的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在中华民族危亡的紧急关头,常常忍辱负重,荷载起传薪播火的重任,从而使中华文明绵延不绝。南京以自身独特的角色,为中华民族谱写了辉煌壮丽的篇章。千百年来,南京的载浮载沉直接影响到南京文化乃至中华文化发展的高度、深度、广度和厚度。因此,从政治维度着手,着力研究政治与南京文化的关系,是“南京学”研究的重要内容。

  从文化维度来看,南京通江达海、南北交汇,各种文化在这里交流、交融和交锋。不同的时代,造就了各具特色的文化。经过千年的积淀,南京优秀传统文化成为中华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南京文化在历史上曾经多次成为中国文化的高原,并且产生过众多的文化高峰。

  比如六朝时期,在胡小石先生的眼中,就是“在文学史上可谓诗国”的南京的“黄金时代”。他曾评价说:“在六朝建都之数百年中,国势虽属偏安,而其人士之文学思想,多倾向自由方面,能打破传统之桎梏,而又富于创造能力”,所以,“其影响后世至巨”。

  从文化维度开展“南京学”研究,就是要深入挖掘南京文化作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重要组成部分的特殊价值,客观评价中西文化交流互鉴的历史作用,全面阐述南京文化所蕴含的中华核心思想理念、传统美德和人文精神,进而发扬光大。

  总之,在全球化视野下,在建设“创新名城、美丽古都”的进程中,创立“南京学”,对于我们全面、系统、深入整理研究金陵文脉,传承弘扬南京优秀传统文化,培育富有家国情怀的公民,具有不可估量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

推荐图文

  • 周排行
  • 月排行
  • 总排行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