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查看内容

爱情说说:关注:网络语言会影响孩子的语文学习吗?

发布时间:2019-05-04 21:37| 位朋友查看

简介:官宣、官宣,周末没有作业啊;你什么情况?锦鲤呀,这几次考试都是满分;我也想佛系佛系这些都是课间学生之间的对话,如果你秒懂,说明你与时俱进,如果你一脸蒙圈,说明你可能落后于2018年的网络,out了。 上面提到的官宣锦鲤佛系都出自近期刚评出的2018年……

  “官宣、官宣,周末没有作业啊”;“你什么情况?锦鲤呀,这几次考试都是满分”;“我也想佛系佛系”……这些都是课间学生之间的对话,如果你“秒懂”,说明你与时俱进,如果你一脸“蒙圈”,说明你可能落后于2018年的网络,“out”了。

  上面提到的“官宣”“锦鲤”“佛系”都出自近期刚评出的2018年网络十大流行语,而“秒懂”“蒙圈”“out”则是前几年的网络流行语。

  近年来,随着网络的普及和发展,各种网络语言应运而生,这些网络语言也成为很多孩子生活中频繁使用的流行语。在日前由82名来自北京、西安、广州等10个城市的儿童调研员发布的《2018中国儿童网络安全调查报告》中,调研结果显示,六成儿童经常使用网络语言,他们认为网络语言好玩又方便沟通。而对于家长来说,如果不熟悉时下最新的网络用语,不免时常和孩子陷入“尬聊”的境地,也不免担心“这语文学不好怎么办”?

  在《2018中国儿童网络安全调查报告》,儿童调研员们通过访谈和问卷总结出了儿童最爱用的网络语言,可以看到在网络语言的使用上,儿童与青年人的差异非常小。如:“666”“秀”来自电竞圈的吐槽以及调侃,“扎心了,老铁”来自于东北方言,“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来自TVB电视剧台词,“社会人”“小猪佩奇”等用语是因为短视频软件的火爆而流行。

  对此,有专家分析认为,少年儿童正处在思维最活跃的时期,好奇心强,喜欢追求新鲜事物和现象,而网络语言不似常规语言的表达方式和特点,正符合孩子的心理需求,所以,网络语言在学生群体中流行起来,并不奇怪。

  除了心理角度的分析,很多语文教师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网络语言的流行是互联网时代必然的产物,不可回避。

  北京市第八十中学语文教师、北京市语文学科带头人王学东从语言发展的角度进行了分析:从表情达意的角度看,在熟悉此类词语的人群中,沟通极其顺畅,简单明了的几个字就传神得表达了内涵丰富的意思;从词语流传的空间和时间范围看,词语有一定的试用范围和使用频率;从语言学发展的角度来看,语汇联系人们的生活最为紧密,因而变化也最快,最显著。由此可见,网络流行语因其实用性而成为一种独特的语言现象是语言发展的必然。

  北京市朝阳区高中语文教研员何郁也认为,语言的发展是开放的,而非封闭的;是动态的,而非静止的。在汉语言发展的历史长河中,语言本身也在不断丰富、完善,从而变得更加博大、健康,更加有活力。“互联网时代,几乎人人都有手机。而且现在的学生,作为网络的原住民,网络语言一定是不可避免地进入孩子的视野,这是无法封闭的。要引导学生在开放、发展的环境中去进行语言学习。”

  在网络语言盛行的今天,该不该让学生去接触这类语言呢?采访中,多位一线语文教师给出了正向的答案,一致表示要正视,而非回避。

  作为一名语文教研员,何郁对于网络语言是持绝对支持的态度。在他看来,应该让网络语言、网络词汇进入孩子的学习领域,让孩子在学习中学会研讨、辨别、选择。这也与当前课程改革的理念是一致的,倡导学生在生活中学习,在发展中学习。当下的学生处于新的时代,也是未来的接班人,所以要引导他们与时代同步,引导他们正确、积极地面对和处理网络语言的“爆炸”。何郁还提到,老师作为教育者,还可以适当地引导学生参与到网络热词的评选过程中,比如在试题中加入相关的网络热词题目,引导学生关心国家及社会的发展、关注生活的变化。

  儿童文学作家张菱儿也是一位童书编辑,作为一个给孩子写故事的人,张菱儿在她的作品中,会尽量避开网络流行语。但并不是完全不用,偶尔也会有选择地用,例如点赞、给力、酷等这些能给孩子们带来正能量或无伤大雅的词。张菱儿提到:习总书记在一次讲话中曾说道:“我要为我们伟大的人民点赞”,就用到了网络热词“点赞”,掀起一阵“点赞风”;《人民日报》头条标题,也曾用到过网络热词“给力”,也掀起一阵“给力风”。她认为,这些网络流行语丰富了我们的语言文字,它们随着社会和时代的发展,应运而生,或风趣幽默,或机智讽刺,是人们智慧的结晶和社会发展的必然产物。

  针对这样的疑问, 张菱儿从她工作角度出发谈及了自己的观点:“我们目前的少儿出版物,大都是以现代汉语词典中的词汇为准,出版发行的,是经过数千年的演变而来的,语素、词汇和语法结构,都有很好的传承性和一致性。而那些网络用语,有的是用谐音字、错别字改成的,甚至还会有生造字。孩子的好奇心大,接受新鲜事物特别快,而明辨是非的能力尚在成长中,如果在儿童读物中不分青红皂白,大量出现网络用语,这些谐音字、错别字、生造字,甚至比较粗俗的词语会扰乱孩子对规范词语的运用,产生不良的后果和影响。”

  “从语文课程来讲,语文课肯定是要学习规范的、优美的、典雅的这种语言。希望学生通过这种正规的学习,能够让自己的表达更加得体、更加典雅。”北京师范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第二附属中学语文教师、全国知名特级教师何杰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很多网络热词毕竟只限于某个小圈子里,在正规的写作和正式的表达当中,还是要尽量引导学生运用相对正规的词语、相对典范的这个语言。“这才是我们语文课该做的事情。”

  作为一名语文教师,何杰认为教师首先还是需要了解、掌握网络语言,这样才能和学生有一个共同对话的体系。而在课堂上,教师肯定还是要坚持传授正规的语言,在写作当中也引导学生使用正规的语言。同时,无论是家长还是教师,在面对所谓的网络热词时,都要学会给孩子分析这些热词所体现的语言特点以及这些词语产生的一个基本背景,通过分析,教会学生判别网络语言水平的高低,进而去引导学生正确地在书写、表达、写作当中能够更规范、得体地运用语言。

  针对一些家长提出的是否能在作文中加入网络词汇的疑问,何郁同样持支持的态度:“成人在做发言时,都会加入一些网络热词,比如一些高校校长在做毕业致辞时都会引入一些网络热词,颇受大学生青睐。中小学生写作文加一些网络热词又何尝不可呢?只要适度、恰当,就没有大问题。”何郁认为,适当地运用一些网络热词,可以让孩子的作文表达生动、活泼、幽默。

  “网络语言是双刃剑,它制造了大量新词,提升了语言的活力,但它同时也消解了语言的个性、质感和深度。因此理性的看待、选择的使用是关键。”

  北京市第八十中学语文教师、北京市语文学科带头人王学东表示,首先要准确清晰地理解流行词语的含义。在此基础上,才能像鲁迅先生的“拿来主义”所说的,去使用、挑选、占有这些流行词语。那些蕴含美好寓意、承载文化含量,不妨拿来使用,如“锦鲤”反映了新时代民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退群”说明民众对国际重大事件的关注。而对于那些低俗、无聊、没有文化含量的网络语言,要坚决抵制,绝不能让这些污言秽语玷污孩子纯洁的心灵。其次,网络流行语是流行在网络中的,侧重于生活交流,因此在书面语或正式场合不建议使用。

  此外,王学东还提到,在网络语言盛行的今天,更要重视引导孩子们阅读经典文学作品,在典范的语言中学习汉语,积淀思想,陶冶情操,传承文化。这些经过几千年时间淘洗的文字为汉语标定了高度。没有这种必要的高度,汉语就可能会扁平化,出现过度口语化、粗鄙化和秽语化的现象。“总之,在网络不断深入人们生活的今天,如果想要为孩子们营造河清海晏的语言世界,就需要引导他们理性看待网络流行语。”

推荐图文

  • 周排行
  • 月排行
  • 总排行

随机推荐